华昌达2亿元借款纠纷各执一词 向最高法提请再审


中国经济网北京8月14日电(记者关羽)近日,华昌达(.SZ)与武汉国创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武汉国创”)之间的贷款纠纷取得新进展。 8月13日,华昌达法律事务负责人魏伟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华昌达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的二审上诉被驳回。该公司已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再审申请。

华昌达表示,2016年7月22日,华昌达的第一大股东兼董事长严华从武汉国创借款2亿元,用于个人投资问题。由于个人无法提供质押抵押,严华私下伪造了上市公司的借款手续。同时,严华还向上市公司说谎,金额是他委托武汉国创支付的股东贷款,并将资金转入上市公司的账户。贷款期限为18个月。

2017年6月23日,武汉国创交付华昌达《还款通知书》,要求华昌达在当年7月24日前偿还贷款本金和利息。从那时起,燕华通过他的个人账户和账户,如曙光,西藏新东泽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市益信泰达贸易有限公司共偿还了1.08亿元。由于贷款逾期未能全额偿还,闫华本人被困在国外,武汉国创将华昌达告上法庭。

2017年12月27日,武汉国创与湖北天干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湖北天安”)签订《债权转让协议》([2017]天干债务至9102-1),武汉国创中国债权人昌达和燕华享受的价格以1.31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湖北天安。该案的原告由武汉国仓改为湖北天干。

2018年9月12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华昌达向法院申请对公司公章的司法鉴定和法定代表人的印章。湖北两江司法鉴定所于2018年12月12日有《司法鉴定意见书》。(湖北两江司法鉴定所[2018]文建子150-1/2/3/4)。经鉴定,华昌达公司提交的贷款合同及其相关的补充协议,函件等,由华昌达公司盖章,法定代表人印章不是华昌达公司及法定代表人使用的真实印章。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认为,虽然鉴定机构认定上述合同上盖章的印章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华昌达印章不一致,但评估机构还指出,即使是两个印章。记录上盖章了。两者之间也存在显着差异,而不是同一封印。鉴于华昌达使用的官方印章并非独一无二,有时会同时使用多个印章。因此,只有不遵守记录的公章,才能在《借款合同》《补充协议》上识别华昌达公章。

在无法确认印章的情况下,争议的焦点是严华是否以华昌达的名义与武汉国创签订了贷款合同和补充协议。根据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查,严华是公司签订贷款合同时的第一大股东兼董事长,负责公司的对外融资业务。武汉国创有理由相信其有权根据其身份处理贷款业务。华昌达对燕化的行为承担民事责任。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华昌达偿还贷款本金1.5亿元,罚款人民币2012,800元。

华昌达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向湖北省高院提起上诉。据魏伟介绍,在第二次审判中,华昌达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申请。自2019年5月17日起,十堰市公安局毛尖区局发布了《立案告知书》。 2016年7月,严华涉嫌伪造。华昌达印章从国创资本借入2亿元人民币,并已被刑事提起并申请暂停审判。

与此同时,华昌达于2019年6月11日提供了《声明》和炎华视频,但未被采纳。 2019年6月20日,湖北省高院在二审中驳回了华昌达的上诉,维持了原判。目前,华昌达公司已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再审申请。

华昌达公司向中国经济网记者提供了严华的《声明》和声明视频。严华说,他亲自刻上了华昌达公司的公章和公司法人陈泽的印章,并通过中介李庆霞从武汉国创获得。向武汉国创第二大股东天昊天鹰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天一天鹰”)的银行账户借款并汇出400万元,并向中间人李庆霞支付200万元。

Yan Hua的个人陈述由华昌达提供的视频

件。武汉国创可以免除国有资产内部政策的贷款审查程序,武汉国创不要求严华提供法定代理人授权书,也不提供法定代表人。董事和财务总监核实了贷款。严华说,华昌达并不知道这是以上市公司的名义借款。国庄向华昌达账户支付了2亿元后,表示这是与华昌达公司的个人贷款,上市公司将2亿元记入股东个人贷款。之后,上市公司已经向闫华本人付清了2亿元。

据魏伟介绍,武汉国创从贷款到贷款时没有对华昌达公司进行任何现场考察调查。所有信息的判断均由严华及其司机胡凯介绍,未经现场核实,也未与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泽核实融资事宜。

武汉国创此前对《中国经营报》的书面答复称,国创资本还要求华昌达提供最新的信用报告,此外还通过公开信息获取华昌达基本信息,公司治理结构和公司信用状况的信息。财务报表,主要产品介绍,华昌达并购基金的设立,非公开发行的现状和进展,公司债券的发行和进展等,确认了贷款使用的相关细节,后续还款的来源,等等。此外,国创资本还视察了华昌达十堰总部的生产经营情况,并对华昌达全资子公司上海德美克的生产经营现场进行了检查,并对客户订单进行了检查。

武汉国创表示,华昌达提供的公司资料由华昌达员工通过华昌达公司的公司邮箱发送。邮寄信息显示,胡凯自称是邮件中的“燕化董事长”。在严华和华昌达的表达中,胡凯只是艳华的全职车手,在华昌达没有其他职位。

华昌达于7月12日发布公告称,武汉国家是一家专业的国有金融机构,没有发放金融融资贷款,严重违反金融许可证规定发放贷款。当武汉国创发放2亿元巨额贷款时,没有执行任何审查程序,没有履行尽职调查和尽职调查义务,也从未核实过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法人代表和财务总监。华昌达提供上市公司同意签订贷款合同的董事会决议或股东(大)会议决议,不对上市公司的公章和印章进行任何基本识别和核实。法定代表人。贷款将被审查,发放和借出。在跟踪检查等环节后,有严重疏漏,省略了正常的贷款审查程序,明确知道严华的个人贷款被使用,严华的印章是假印章,巨额贷款2亿元只通过几封电子邮件发出。

华昌达在公告中表示,贷款的发生是严华与武汉国创相关利益相关者之间非法勾结的结果,导致国有资产遭受重创。为了掩盖其犯罪并弥补损失,武汉国创将参与本案借款事实相关诉讼,要求华昌达戴艳华偿还巨额贷款。武汉国创还将所谓的债权转让给了武汉国创股东天一天英的附属公司湖北天干,并起诉华昌达公司以湖北天安的名义还款,试图违法。违反规定,武汉国创隐藏,如果其自身的违法行为可能导致其损失,天一天英和湖北天干的股东和控制人员非法干预司法公正。

至于华昌达的公告,武汉国创在公司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称,华昌达公告的发布与客观事实不符,误导投资者和公众,严重影响了武汉国创的商业信誉。武汉国创表示,保留向华昌达及其法定代表人追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武汉国创官方网站声明截图

针对上述华昌达纠纷,7月30日,中小型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简称“贡献中心”)对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和案件的最终判决表示担忧,支持有关方面运用法律手段充分维护上市公司和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件的股东参与诉讼必要时。维护上市公司的合法权益。投资中心将继续跟踪形势的进展,呼吁控股股东和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诚实守信,依法履行职责,维护上市公司和全体股东的共同利益。

http://www.whgcjx.com/bdsSr/7SH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