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刺十二届“艺术奥运”,云南邀中书协副主席等大咖举行特训


“不要一味说今不如古,当代书法,是历史上的‘全能冠军’!”

“在各个艺术门类的评审中,我敢说,中书协最干净,最规范!”

7月5日夜色中,当50余位学员,工作人员和艺术家走出云南经济管理学院(海源校区)教室,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草书委员会主任刘洪彪授课时的许多精彩,独特观点,依然停留在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为期四天的云南省第二次“全国第十二届书法篆刻展览”(以下简称十二届书法国展)看稿会由此闭幕,这也意味着,云南省旨在备战冲刺四年一届“艺术奥运”的努力,又积极地迈进了一步。

70dbbfbfdffe45779ca912ae2d3b3247

中国书协理事洪厚甜(中红衣)现场点评学员作品

本次看稿会,既是为了发掘,培养和进一步提升云南本土书法艺术的新兴及骨干力量,也是为了备战冲刺已进入截稿倒计时的全新一届“艺术奥运”,即第十二书法国展

由云南省书法家协会,云南省青少年书法协会共同主办,云南翰文教育集团等协办,于2019年7月2日在协办方旗下的云南经济管理学院开幕。云南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张碧伟,云南省书协副主席及本土名家林政军,李轶,王熙权,成联方,叶铭城,胡若一,陈鸿翎,卢茂森等纷纷出席。

受邀担任授课及学员作品点评嘉宾的,则是四位国内名家,分别为

dd07ca8e5e12447eb1db76973de8d135

中国文联书法艺术中心原主任刘恒

刘恒,中国文联书法艺术中心原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届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XX

刘宏伟,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草书委员会主任;

洪厚田,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培训中心教授,四川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杨嘉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学院书法博士。

41b9f73ee46d466ba4dcaf7604a2437f

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刘宏宇

这四位嘉宾的讲座非常精彩。其中,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草书委员会主任刘宏宇在开幕式前首先倒了一盆“冷水”。他警告大家:第十二届全国展览会的展览估计至少有7万件,数量庞大,竞争激烈。虽然我们鼓励每个人都面对困难并为战斗做好准备,但我们必须注意这个过程,并承担结果,并以正常的心态回应。

178de9c4ffbc4f03aeeb085ef4c179bb

云南省图书协会副主席林正军主持开幕式

他将3600年的书法史与最长的“奥运会”进行了比较。他认为秦朝是蜀书的王冠,汉代是梨树的王冠,唐朝是蜀书的王冠,宋代是书的王冠,而现代,则是“全能冠军。“由于许多优秀的当代书法家也很活跃,至少在大型系统,形式构成,书法组织规划和草书社会认同和社会应用等方面,都超越了古人。而且,今天的人们可以写和使用过去王朝的所有书籍,甚至那些被遗弃的书籍,这是古人无法做到的。

eeacc15c0d824cb9a761ff5896ed4e82

教学网站

面对书法与古代的现象,刘宏宇指出:古代与现代书法的直接比较存在许多误区。作为当代书法艺术的学习者和传播者,我们应该充满自信和肩并肩,同时敬畏,应对当代书法发展的挑战和机遇,具有宏伟。

然后,刘洪一解释了创作过程中应该注意的一系列问题,以他自己的例子创造了一个14米长的巨草《沁园春雪》。随后,它还专注于“揭露”中国书法家协会全国展览评审中严格的流程设置,并告诉大家:“在各种艺术类别的评论中,我敢说中国图书协会是最清洁,最标准化的! “

010d714eb5f541f89ac63d33eb538d04

云南省书法协会副主席王锡泉(左)和副秘书长胡若义讲学

云南省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云南省书院副院长胡若义介绍说,这名学生是云南省书法创作的重点人才。手稿将非常严格。在早上,下午和晚上,内容将充满讲座,创作,手稿和文本。一些国内人士帮助云南认识到与民族书法的差距,主要表现在审美意识,技巧和多面性应用的创造,以及毛泽东古代美的审美之美以及写作与精致的结合。目前,云南书法中只有少数作者可以与国家级别进行比较,只能用点和面来提高正确的写作观念和正确的写作方式。

79b12aa5ad104f9bb10faddf39e82a18

年轻的书法家代表赵月秋的真人表演

正如胡若一所说,云南书法年轻一代的整体实力还有待提高,但在这个阵容中,也有一些代表多次参加各种国家级展览,如赵月秋,叶成明,杨旭辉,李小刚,杨。时间,罗四宝等。

作为云南最受欢迎的年轻书法家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年轻书法家之一,赵月秋最近获得了第二届“东子杯”全国书法展的一等奖。他提交给起草会的草书作品得到了知名人士的高度认可。

aa4095030f6e4b7e8fbc61c21b32392e

赵月秋说:与会者认真听取了对第十二届全国展览的解读和分析,对作品的把握和创作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同时,它也明确了自己创作的方向,因为名人对每个学生的作品提出了明确的意见,并分析了他们创作中的不良习惯并提出了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