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九州&程忻 | 安之若素


  R9FGhnnF4rExz2

  六 三 一

  这是一次旷日持久的

  寻医之旅

  晔问

  问尊严,问名声

  问灵魂,问态度

  ……

  READ ON

  「

  陆九州&程忻

  安之若素

  」

  15260433409384ffa1e45e1

  人 物 介 绍

  RVoxkk6BtaRheW

  陆九州,华山医院手外科副主任医师,主要从事肘、腕前臂及手部骨关节损伤的诊治。

  程忻,华山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主要从事脑血管病和血管性认知障碍的诊治。

  R6DktkU9ueUH3v

  1

  缘分自有天意。陆九州和程忻夫妇俩,一个生于1971年,谦和,儒雅;一个生于1980年,明朗,率真。两人相识于华山医院研究生院学生会。学习之余,陆九州担任学生会副主席。之前,他从同学羡慕的表述中听说过学生会学术部的程忻,说“这个女生天生就是学霸,从初中到市二高中,再到上医大的本科和研究生,每次招生,她一路保送,成绩优异得都不用考试,而且是英语比赛获奖专业户,在上海大学生英语比赛中拿过一等奖”。而陆九州戏称自己学习平平常常,只是考试时成绩总能从倒数的位置逆袭到前几名,是命运的眷顾让自己遇到了优秀的另一半。这两个相差了整整9岁、性格迥异的人,在学生会组织迎新晚会、越剧院进校园等活动中熟悉了彼此。学生会组织去大剧院看演出,陆九州到得早,站在高高的台阶上,远远地见程忻在寻找剧院入口,便扬手招呼她,这一刻,程忻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男生的笑容特别真诚,心不由得咯噔地动了一下。

  陆九州这么聪明,怎会看不出程忻对自己的好感?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相识相知一年,2005年有情人便喜结连理。

  2007年初,程忻生下第一个孩子。女儿9个月大时,程忻有个机会赴美国亚利桑那州太阳城老年研究所做访问学者,为期13个月,她珍惜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却又不忍心丈夫繁忙工作之余还要再照顾年幼待哺的女儿,在去与不去之间纠结。陆九州看出妻子的犹豫,说:“你放心去美国,家里有我!”

  RVoxkke85DFV33

  陆九州夫妇和Poehling夫妇合影

  2

  陆九州、程忻夫妇同在华山医院工作。华山医院的医疗特色可以用一种非常形象的比喻来概括,那就是“头大、皮厚、手长、抗感染力强”。头大,指的是神经内外科。手长,指的是手外科。陆九州所在的手外科是华山医院的重点科室,由顾玉东院士亲自领衔。陆九州的研究生导师徐建光教授也是该领域的顶级专家。在继承学习华山医院手外科传统特色周围神经损伤的诊治之余,徐建光教授还不断鼓励并支持陆九州将愈来愈多的精力放在上肢骨关节疾病的治疗上。

  2006年,全球著名的肘、腕关节镜外科的先驱Gary Poehling首次访问上海,时任华山医院院长的徐建光教授安排陆九州接待。能与这样的顶级大师面对面,陆九州一开始不免有些紧张。然而,通过短短几天的交往,他就已经和Poehling教授无话不谈。他原本对肘关节镜一无所知,也因为这位老人,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老人则被陆九州的谦逊和善良所打动,将几十年积累下来的资料拷成光盘送给了他。

  一老一少从此成了忘年交。老人至今每年都会寄全家福照片给陆九州夫妇,同时也非常关注陆九州在专业上的发展。在注意到陆九州在肘关节外科领域的兴趣后,Poehling教授不止一次建议他去全球最顶级的肘关节外科大师、美国Mayo Clinic的Shawn O' Driscoll 教授处学习。

  得益于华山医院的人才培养政策,在科室主任顾玉东院士的支持下,陆九州终于在2016年初有机会去Mayo Clinic,向Shawn O’ Driscoll 教授近距离学习。由于已经有了前期的积累,学习过程愉快而高效。3个月结束,两人已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陆九州的专业才华也很快获得了O' Driscoll 教授的认可。2018年的Mayo肘关节外科大师班,陆九州成为第一个受邀讲课并进行手术演示的学员。而O' Driscoll 教授更是连续3次接受陆九州的邀请来上海,在徐建光教授的主持下组织了面向全中国及亚太地区的肘关节外科学习班,推动了国内肘关节外科事业的发展。

  RVoxkl259d0ZZf

  3

  和陆九州的温和、平静不一样,程忻是急性子,最见不得急症病人有一分一秒的耽搁,有时急诊呼叫她说有脑梗危重病人送来,程忻正在14楼病房,见电梯迟迟不来,便从楼道一层层冲下去。即便是节假日在家,只要急诊有呼叫,她会立马放下手中的饭碗、案头的医书,推门而出,直奔医院。查体问诊之后,怕病人不熟悉医院,她还亲自带病人做CT、取药、注射,全程陪同。曾有一位丈夫陪着妻子半夜来看病,主诉半侧身子轻微无力,以为没什么大碍,程忻却一眼看出问题,安排拍片检查,发现有脑梗迹象,及时溶栓,病人迅速转危为安,每次路过华山医院,总会进来看一眼程忻是否安好,那份感恩长怀心间。

  卒中患者的生命被程忻从死神手中抢夺回来,家属千道谢万感恩。程忻却感谢自己身处的华山医院神经内科这个平台。

  2003年程忻拜董强教授为师,她渐渐喜欢上神经内科这个专业。面对病人,她感觉自己像个侦探,一步步推演,充满逻辑。科里自由向上的学术氛围也让她如鱼得水。董强主任总是千方百计地推着年轻医生向前走,许多专业会议,别家医院只有主任医师才有资格出席,董强主任却让科里的年轻医师参会,见世面,开眼界,让他们迅速成长。程忻自己也用心,做住院总时,发现许多卒中急诊病人危在旦夕,在董强主任的支持下,她便和急诊科商量开辟绿色通道,消除障碍,争分夺秒地为病人溶栓,她和同事们一起建立起急性卒中团队,并在神经外科、放射介入科的支持下开展血管内手术取栓。华山医院西院新近落成开张,程忻参与建设脑血管融合病房,倡导内外科联合作战,改变脑血管疾病分科治疗、各自为战的局面,造福患者。

  辛勤付出总有回报。这些年,程忻入选上海市青年科技启明星计划、上海市青年拔尖人才计划,多次在国内外学术会议上发言并获奖,连续两年获得美国神经病学会国际学者奖,两次荣获世界卒中组织青年医师奖。

  程忻正当年,人生的路还很长,心里的梦还有许多要逐一实现。有时候,见程忻走得急了一点,陆九州便轻轻拉她一把,让她走得更踏实更稳当。

  RVoxkzvGqUoqaL

  4

  2016年,为打造可与国际学者交流对话的临床研究队伍的复合型人才,华山医院高瞻远瞩、大手笔,选派了中青年优秀的临床医生参加“哈佛医学院临床学者科研培训项目”。在“哈佛学习班”,陆九州和程忻正儿八经地做了一次同班同学。当时,程忻怀着二胎,函授、面试,她一点都不甘落后,又仰赖丈夫支持,最后顺利完成学业。

  与程忻对医学始终如一的热爱与执着不同,陆九州起先并不喜欢医院的药水味和医学院机械的学习生活,是为了尊重自己外公的意愿而学了医,没想到越学越喜欢。程忻研究生毕业时,曾有药企向她伸出橄榄枝,陆九州坚决反对。现在陆九州也常鼓励女儿好好读书,盼着女儿传承父业,自己能把医术传给她。

  这对夫妻都有浓重的理想主义色彩,为能帮到病人而感到幸福。陆九州不喜欢觥筹交盏,下了班,带着一身的疲累,直接回家,推开家门,满眼暖意,心生欢喜。饭后,和妻子在家门口幽静的街道散步,回家看女儿一笔一划地做完作业,然后夫妻一人一台电脑,看最新文献,写临床心得,享受简单安静的生活。心灵的默契无需言语,一个眼神便可会意。程忻欣赏丈夫的生活状态,陆九州懂得妻子的职业追求。夫妻俩不走捷径,不贪图功名,按着生活的节奏,安心踏实地从事着自己喜欢的医学事业,而生活的幸福美好就在他们俩这云淡风清的日子里悄然莅临。

  RVoxl0NAV9K8Bm

  采访/张逸 新民晚报社区版记者

  晔问仁医已入驻知乎专栏、今日头条、腾讯媒体开放平台,欢迎前往订阅。

  如有相关问题需要提问此医生,

  或有感而发,

  请在文章最下方评论区留言;

  您身边若有工作在三甲医院的仁心医生,欢迎提供线索或者直接引荐。

  版权声明:

  本文系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在[晔问仁医]后台留言;

  授权使用请注明:“来源[晔问仁医]及作者”。

  晔问仁医 |真实,真切,真相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