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都用来做聋教育事业


一生都用于教育。

[爱国情绪]

我一生都在接受教育。

记录“国家自强模型”,重庆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郑毅教授

光明日报记者王一奎张国胜

中等高度,黑色连衣裙,短发,清晰流畅的普通话,快乐的阳光,洒脱。如果你没有看到郑浩的左耳戴着肉色的助听器,记者很难将她与“头骨”联系起来。事实上,它也是一个助听器和一个阅读嘴唇,帮助郑铮更好地感知声音和与他人沟通。

7月30日,重庆市重庆市渝北区2019年开始了残疾人就业培训班。在这次训练中,郑铮站在舞台前,用手语为大家欢呼:像大多数在场的人一样,我也是一名僧人。在生活和工作中,我将不可避免地遇到困难和颠簸。重要的是克服困难。态度和勇气,努力学习,掌握技术,证明自己,更好地融入社会,服务社会,为社会做出贡献。

郑铮,重庆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特殊教育学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共重庆市委员会主席,荣获“全国自强模范”荣誉称号。在2019年5月,虽然她是聋子,但她一路走来。 2009年,28岁的郑铮获得复旦大学语言学博士学位。她放弃了沿海地区和特殊教育学校的高薪就业机会,并加入了重庆师范大学,这是中国西部唯一的聋哑高等教育学校,开启了犁嘴手铐的特殊教育生活。

“虽然特殊学校和大学正在蹲着工作,但在特殊学校是教一个孩子,而在高校分批培训特殊教育教师,他们将来会教更多。健康。我希望更多人改变,所以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重庆师范大学。“郑铮告诉记者。

这种选择不仅源于对工作的热爱,也源于作为聋人的归属感以及对这一群体的深切感受。

郑宇的人生经历充满曲折。在两岁半的时候,一次医疗事故导致她患有感音神经性耳聋并陷入沉默的世界。郑伟说,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父母去寻求医疗并尝试了很多方法,但病情没有好转。

“拒绝放弃的父母并没有放弃。”郑说,他们买了一台双卡录音机并减小音量,这样她就可以感知声音并学习发音。母亲和她的祖母会让她恢复健康。有时候应该练习一个单词的发音。个月。眨眼之间,父母选择将她送到正规学校。 “当时,我觉得我被扔进了听证会的海洋,我找不到同样的人。我非常孤独和无助。”

你可以用“心灵与灵魂”来描述郑铮研究的经历。当我在课堂上时,我一直盯着老师的嘴唇。我在“听课”时无法做笔记。当我做笔记时,我无法“倾听”。课后,其他学生可以休息一下,但她需要花时间从同学那里借笔记。晚上,父亲帮她“开小火炉”,预览并回顾作业.

这场非凡的斗争得到了回报。 1998年,郑铮以优异的成绩夺取武汉大学。回顾奋斗过程,郑铮认为,成长过程是身份认同的过程,这也使她坚信“不仅要努力改变自己,还要帮助更多的聋人改善”。 “沟通障碍是聋人的弱点,他们是限制他人尴尬的关键。我也有同感。”

在此基础上,郑铮在武汉大学攻读本科生和研究生时选择了语言学专业。当复旦大学读博时,她继续使用手语语言学作为研究方向。虽然她是一名僧侣,但她打破了沟通的魔力,熟练掌握中文,英文,中文手语和美国手语。

从博士学位毕业后,我在师范大学教了10年。教育和教育人民不仅是职业,也是郑铮的事业。

在教学过程中,她为聋哑学生探索了一套“三位一体”沟通技巧培训课程体系。郑宇手工给记者写了一个图:课程体系就像一个三角形,两个角分别代表中文和手语。顶角代表人际沟通课程。 “只有语言基础坚实,我们才能进一步提高学生的沟通能力。”

2015年,郑铮建立了学校手语和聋人教育研究中心,并设立了手语翻译团队,让学生走出校园,做志愿者并进行慈善翻译服务。三次到西藏进行手语和学术教育研究,向公众传授中文,并与特殊教育同行一起教学。严谨的学习,唇部修养和丰硕的成果:发表了许多学术论文;总编辑《手语基础课程》被20多所高校选为教科书或参考书;主持两个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重大项目子项目1项。他是国家通用手语项目评审专家和许多大学的客座教授。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无论学生有什么缺陷,我们都必须努力把他培养成一个有价值的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样他们才能更好地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我想,这是我的一生,他将习惯做手语和教育,“郑说。

,看多了

10: 33

来源:明亮网络

一生都用于教育。

[爱国情绪]

我一生都在接受教育。

记录“国家自强模型”,重庆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郑毅教授

光明日报记者王一奎张国胜

中等高度,黑色连衣裙,短发,清晰流畅的普通话,快乐的阳光,洒脱。如果你没有看到郑浩的左耳戴着肉色的助听器,记者很难将她与“头骨”联系起来。事实上,它也是一个助听器和一个阅读嘴唇,帮助郑铮更好地感知声音和与他人沟通。

7月30日,重庆市重庆市渝北区2019年开始了残疾人就业培训班。在这次训练中,郑铮站在舞台前,用手语为大家欢呼:像大多数在场的人一样,我也是一名僧人。在生活和工作中,我将不可避免地遇到困难和颠簸。重要的是克服困难。态度和勇气,努力学习,掌握技术,证明自己,更好地融入社会,服务社会,为社会做出贡献。

郑铮,重庆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特殊教育学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共重庆市委员会主席,荣获“全国自强模范”荣誉称号。在2019年5月,虽然她是聋子,但她一路走来。 2009年,28岁的郑铮获得复旦大学语言学博士学位。她放弃了沿海地区和特殊教育学校的高薪就业机会,并加入了重庆师范大学,这是中国西部唯一的聋哑高等教育学校,开启了犁嘴手铐的特殊教育生活。

“虽然特殊学校和大学正在蹲着工作,但在特殊学校是教一个孩子,而在高校分批培训特殊教育教师,他们将来会教更多。健康。我希望更多人改变,所以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重庆师范大学。“郑铮告诉记者。

这种选择不仅源于对工作的热爱,也源于作为聋人的归属感以及对这一群体的深切感受。

郑宇的人生经历充满曲折。在两岁半的时候,一次医疗事故导致她患有感音神经性耳聋并陷入沉默的世界。郑伟说,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父母去寻求医疗并尝试了很多方法,但病情没有好转。

“拒绝放弃的父母并没有放弃。”郑说,他们买了一台双卡录音机并减小音量,这样她就可以感知声音并学习发音。母亲和她的祖母会让她恢复健康。有时候应该练习一个单词的发音。个月。眨眼之间,父母选择将她送到正规学校。 “当时,我觉得我被扔进了听证会的海洋,我找不到同样的人。我非常孤独和无助。”

你可以用“心灵与灵魂”来描述郑铮研究的经历。当我在课堂上时,我一直盯着老师的嘴唇。我在“听课”时无法做笔记。当我做笔记时,我无法“倾听”。课后,其他学生可以休息一下,但她需要花时间从同学那里借笔记。晚上,父亲帮她“开小火炉”,预览并回顾作业.

这场非凡的斗争得到了回报。 1998年,郑铮以优异的成绩夺取武汉大学。回顾奋斗过程,郑铮认为,成长过程是身份认同的过程,这也使她坚信“不仅要努力改变自己,还要帮助更多的聋人改善”。 “沟通障碍是聋人的弱点,他们是限制他人尴尬的关键。我也有同感。”

在此基础上,郑铮在武汉大学攻读本科生和研究生时选择了语言学专业。当复旦大学读博时,她继续使用手语语言学作为研究方向。虽然她是一名僧侣,但她打破了沟通的魔力,熟练掌握中文,英文,中文手语和美国手语。

从博士学位毕业后,我在师范大学教了10年。教育和教育人民不仅是职业,也是郑铮的事业。

在教学过程中,她为聋哑学生探索了一套“三位一体”沟通技巧培训课程体系。郑宇手工给记者写了一个图:课程体系就像一个三角形,两个角分别代表中文和手语。顶角代表人际沟通课程。 “只有语言基础坚实,我们才能进一步提高学生的沟通能力。”

2015年,郑铮建立了学校手语和聋人教育研究中心,并设立了手语翻译团队,让学生走出校园,做志愿者并进行慈善翻译服务。三次到西藏进行手语和学术教育研究,向公众传授中文,并与特殊教育同行一起教学。严谨的学习,唇部修养和丰硕的成果:发表了许多学术论文;总编辑《手语基础课程》被20多所高校选为教科书或参考书;主持两个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重大项目子项目1项。他是国家通用手语项目评审专家和许多大学的客座教授。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无论学生有什么缺陷,我们都必须努力把他培养成一个有价值的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样他们才能更好地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我想,这是我的一生,他将习惯做手语和教育,“郑说。

,看多了

只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郑铮

聋人

手语

学生

武汉大学

阅读()